等待着你早日痊愈

2016-12-14 08:03

(陈 铭口述、李 海收拾)

前多少天战术基本训练,我因使劲过猛挫伤了胳膊,但仍然坚守在风沙洋溢的训练场。母亲心急火燎打来电话,“妈知道你好强,但必定要珍重身材啊!”

微 议

来新疆当兵快2个月了,与父亲暗斗的场景始终在我的脑海里时时显现。今年,我瞒着父亲二次参军,让他始终耿耿于怀、难以接收。

“不练好军事素质,就不可能成为好军医!”一次训练回来,领导员曾浩均的一番话,在我心中掀起了不小波涛。在他的辅助下,我给自己制订了不少“小目标”:从天天加训1公里到后来加训5公里,从实现单杠一训练到完成三训练……匆匆地,我的训练成就显明晋升。一个个“小目的”,就像冬日里的暖阳,指引着我在寻求“军医梦”的途径上一直奋力向前。

(周鑫渊口述、王雪振整顿)

回忆起在国外生病时伶丁伶仃无人照料的情景,战友们无所不至的关爱让我倍感暖和,也更加动摇了我在军营这片热土上实现人生价值的信心。

第一次加入队列练习,我感到本人四肢都不晓得该往哪里摆;第一次3公里越野,我才跑一半就蹲在地上喘粗气——从名牌大学医学院从军来到军营,我的幻想就是当军医,练队列、跑长跑有啥意思?

挂断电话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。翻开手机,父亲的短信跃入眼帘:“抉择了参军报国就好好干,我支撑你。”那一霎时,边关的阳光正透过窗户洒进来,分外温暖,我的面前登时一片朦胧,一行热泪流过脸颊……

不仅如斯,班长还给我捎来了战友的信,信中写道:“我们是战友,是兄弟,是军旅路上彼此搀扶的搭档,受伤了不要怕,咱们都会等你!等待着你早日痊愈!”